华音圣德

魔女猎杀之日 第一天 莱昂

本来想起标题叫魔女之森的,总觉得听起来像魔女之家和萤火之森的结合体……所以就改了_(:зゝ∠)_

大概有一点点悬疑成分?

本来是我梦到的一个故事,觉得挺有趣就写了_(:зゝ∠)_各种三观不正注意_(:зゝ∠)_

好想做成游戏啊啊啊啊啊啊然而我不会

我连不同结局都想好了呀/(ㄒoㄒ)/~~

就这样开始吧~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傍晚的阳光懒洋洋地漫过树林,在青色一片上抹上了一层金箔,归家的鸟掠过树梢,也被染了一层金色的膜,沙哑的鸣叫声在朦胧的霞光中暧昧不清。森林中已不如午时那般炎热,属于夜晚的凉意从泥土里渗透出来,直沁入身体之中。

我行走在森林中,用手中的小斧头斩开阻挡前路的枝条。虽然森林里并没有路,但是我并不会因此迷路,毕竟这是我经常呆的地方,常年在林中玩耍早已令我记住了森林每一棵树的脉络。要是忽略耳畔边回响的踉踉跄跄的脚步声,还有吵得令人头疼的大叫,宁静的森林美得如同油画里定格的风景。

“喂,等等我啊!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跑得那么快呀!”男孩唠唠叨叨抱怨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直刺我的耳朵。

啧,吵死了。可惜我现在不能开口,不然我一定得狠狠地骂回去,让他看看什么叫做女孩子的魄力。

只听身后“哗啦”一声,我不用回头也猜得到,那个家伙肯定又被哪条埋在树叶下的树根或者枯枝什么的绊倒了,真是太废了。想起遇到这家伙的场景,我不禁想要用手里的斧头砍开这家伙的脑袋,看看到底里面装的是什么废料。我不得不停下脚步,等那个废柴跟上来,太讨厌了,照这个速度,估计太阳落山了我都还没能找到落脚的地方。

想到这,我不禁深深地鄙视身后这个比我这个瘦弱女孩还要废的家伙,他身上的肌肉和脑袋都是白长的吗?我真是恨不得倒回被这个大麻烦黏上的时候,如果那时候我没有心软,让他跟了上来,现在哪有那么多麻烦!

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。

“嘿!我是莱昂。”有着一头金色乱发的男孩不知道从森林的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,“我爸和我叔叔去了森林里捕猎,他们说我还小不能参加,硬是留我在家。”莱昂气愤地摇了摇头,柔软的金发乱飞,“我都12岁了,堂堂男子汉,森林有什么好怕的。你看你一个小姑娘都能在森林里乱跑……”

废话一箩筐,啰嗦死了。我懒得听莱昂的抱怨,继续向森林深处走去。

“欸,你等等我啊!这森林里据说住着恐怖的魔女,你一个弱小的女孩子可能会遇到危险的!”莱昂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拉住了我的手,“你和我一样是要去找你的爸爸的吧?我陪你一起去吧!我可以保护你。”

我甩开他的手,握紧手中的斧头,继续向森林里走去。

“女孩子真是麻烦,总是不听人劝告。”莱昂站在我身后小声念叨,“可是也不能这样放着她不管啊。万一她被魔女抓走了怎么办?不行……”

我连白眼都懒得翻了,比起我,这家伙更需要保护吧。趁他还在挣扎思考,我头也不回地向森林里走去。

“欸,你等等我啊!我和你一起去!”莱昂发现我已经走远了,赶忙追了过来,拉住我的手,“一起走有个伴嘛!”他对着我笑了笑,笑容灿烂得像中午的太阳,耀眼又傻气,澄澈的天蓝色眼睛倒映出了我的脸庞。

这人傻里傻气的,没想到居然还有一双这么美的眼睛。宛若包揽了海洋与天空的蓝色,宁静而空明。

我就是被这一双眼睛给蒙骗了,没有再一次甩开他,结果就这么被他黏上了。果然那样干净的眼睛也只有头脑一样干净得人才会拥有,我吸取教训了。

等莱昂将自己的脚从绊倒他的树枝之间拔出来,再次跟上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隐没了一般的面孔,天色变得暗淡,浅红色的天幕压在重重树木之上,树叶间的光线渐渐消失。为了赶路,我只好拽着莱昂的手,不顾他的鬼哭狼嚎,拖着他一路飞奔,终于勉强在森林完全黑暗下来之前,赶到了一处无人的小木屋。

木屋的门敞开着,门上的插销已经被砍坏了。天色已暗,看不清屋里的情况,我只好摸索着寻找蜡烛,莱昂努力支撑着想要跟随我,但是意料之中地被地上的杂物给绊倒了。

我摸索到了一张木桌上面的打火石和蜡烛,点亮蜡烛后,总算能够稍微驱散四周的黑暗了。我打量了一下周围,这本来是一间舒适温馨的屋子,但是已经被外来者给搅乱了。椅子四散(莱昂就是被椅子给绊倒了),窗台上的盆栽被砍得七零八落,地上散落着杯子、茶壶、桌布等等的碎片,壁炉里还有残留的火炭和肉香,木桌上堆放着油腻腻的盘子和空酒瓶,似乎有人在这里聚餐后便匆匆离开,根本没有收拾一下这混乱场面的想法。

我继续往屋子里走,穿过走廊,走廊有三个房间,两个房间在我的右手边,还有一间在对面,木门都被砍坏了,再也合不上了。右手边的第一个房间看起来像是这家主人夫妇俩的房间,中央摆着一张大床,床铺被弄得乱七八糟的,床头的瓶瓶罐罐也翻到在地,衣柜大开,衣服被仍在地上。窗边有一张长桌,地上还散乱着一些书页,可能是原来摆放在长桌上的,被外来的人扔在了地上。

“这户人家是被人抢劫了吗?怎么这么乱啊?”莱昂默默跟在我身后,突然发声,吓我一跳,差点就把手里的蜡烛掉到了地上。

我狠狠地剜了莱昂一眼,转身离开,去另外一个房间查看。隔壁的房间要小一些,摆了一张小床,和先前的房间一样混乱。对面的房间是杂物房,不过一点有用的工具都没有,只留下了空空的架子,估计也是被外来的人掠走了。

“那个,我们今晚难道就在这里休息吗?”莱昂拉了拉我的衣袖,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,“这样不太好吧?这里是别人的屋子诶,要不你和我一起回去小镇上?”

“你觉得这屋子的主人还会回来吗?”我终于开口道,“夜晚的森林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安全,就不要想着跑回小镇了。”

莱昂似乎被我的突然开口吓了一跳,嘴里喃喃呐呐不知说了些什么。哈,总算是扳回了一城,我不禁低声笑了起来。

“你笑什么啊!”莱昂恼怒地吼了一句,随即又不好意思地压低了声音,“你一直不说话,我还以为你是不能说话呢。”

那时候我确实不能说话,不过我可不想向这个白痴解释原因。大厅那里还有通向二楼的楼梯,但是现在天色也暗淡了,还是明天早上再去查看吧。

“今晚我睡小的房间,你就睡隔壁的大房间吧!”我点燃了小房间里的蜡烛,将手里的蜡烛递给莱昂。

“你去睡大房间吧,”莱昂接过蜡烛,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模样,“我睡小床就可以了!”

“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?我现在给你机会睡在靠近大门的房间来保护我夜间的安全,你不乐意了?”我挑了他一眼,“还是你怕了?”

“才、才没有!”莱昂立即大声回答,“那个,你先休息吧,我去看看大门能不能闩上。”说完,他就像是被什么追赶着似的,跑出了房间,还不忘帮我把房门给阖上。

“真是个笨蛋。”我把手里的小斧头放在床边,将地上的被子抱了起来,用尽全力地抖了两抖,铺在床上。

门外传来了重重的“哐”一声,还伴随着莱昂的叫声。我不放心,打开房门往外看,原来莱昂用大厅里的木桌把大门给堵起来。

莱昂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汗,转头看见我正在盯着他,莫名其妙地害羞了起来:“你、你怎么还没休息啊!女孩子太晚睡对身体可不好哦!”

我一点都不想提醒他,只要稍微注意一下窗外的月色,就能知道现在不过是晚上八点多而已。“笨蛋,晚安啦!”我把头缩了回来,关上了木门。虽然现在还不是我平时睡觉的时间,但是我也不想继续呆在那个凌乱的大厅,那里所有混乱的一切都在提醒着我某些我想要忘记的事实。

我吹灭了蜡烛,窗外的月色透过树枝倾斜了一地,倒映出随风摆动的树影,夜风携着树木清爽的气味卷进屋子里,带得橙色的窗帘不住卷动。

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,和往日一样,只是少了一向都被放在床头的那杯热牛奶。

今天经历的事太多了,我已经累了,那杯热牛奶以后也不会出现了,还是忘记它吧。

我扑到在小床上,连头上的发带都忘记解下来了,抱着被子就睡着了。

一夜无梦。

TBC

会努力填完的TVT虽然大概会没什么人看TVT


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