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音圣德

魔女猎杀之日 第二天

扯了一大堆不明所以的话,估计bug会很多,等全文码完再修好了(就是懒而已_(:зゝ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原本我是想要偷偷跟在捕猎队伍后面,没想到我跟着跟中就跟丢了。在森林里转悠了一天都没有找到爸爸和叔叔他们,我只好打道回府了。那时太阳已偏西,我拖着疲惫的身躯,慢慢向森林边缘走去。

渐渐地,我听到了“哗啦哗啦”的脚步声,那是踩在泥土上的落叶发出的声音。太阳已经快下山了,谁还会在这森林里游荡?我好奇地向那脚步声传来的方向走去。然后我就看见了,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孩子,一头长长的黑发上扎着一条红色的发带,手里还拿着一把小斧头。我上前向她搭话,但是她却理也不理我,径直走向森林深处。我害怕她一个女孩子会在森林里遇到什么危险,于是也只好赶了上去,不得已晚上要休息在森林里的小屋。

从小我就听妈妈说过,这个森林里,居住着魔女。她们披着死亡的黑纱,嘴里冒出的是溢满诅咒的烟雾,只要一被粘上那黑暗的烟雾,就会被诅咒至死。一开始我看到森林里的小屋,也忍不住猜测这是不是魔女住的地方,但是里面看起来只是普通的民居,还是被弄得一团混乱的民居,根本没有传说里颜色诡异的魔药还有被诅咒的白骨什么的。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是居住在森林里的,而且看着屋子里的景象,难道是被强盗洗劫了吗?

我躺在宽敞的大床上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之前因为一直绷紧着神经追赶着那个女孩,我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空空的肚子,现在躺下来了,就很清晰地感受到了肚子对我的抗议。我偷偷摸摸地起身,举着蜡烛,蹑手蹑脚地走到大厅。虽然说这样翻看人家的东西实在是不好意思,但是我已经饿得受不了了。我不敢乱动其他的东西,只在厨房的架子上找到了几颗果子,只好勉勉强强吃了下去,肚子里总算是有点东西了,也没有那么难受了,我再次查看了大门有没有关好,又静悄悄地回到了房间里。隔壁的房间非常安静,那个女孩应该已经睡着了吧?我突然想起了,一开始她一直没有开口,我以为她不能够说话就没有问她的名字,来到了屋子后,我还被她的声音狠狠地吓了一跳,结果就彻底忘记了问她的名字。算啦,这种事情明天再说吧!我瘫倒在床上,放松着奔波一天累得不行的四肢,渐渐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清晨,我被小鸟的鸣叫声吵醒了。我睁开双眼,阳光透过窗户洒在窗前的木桌上。被子被我踢到了床脚,醒来的时候觉得皮肤都凉丝丝的。我把被子铺好后,走出了房间,发现隔壁的房间里已经没有人影了。走到大厅,我看见女孩抱着一篮子面包从二楼下来,我赶紧跑了过去,接过她手里的篮子:“早上好啊!”我把面包放在大厅中央的桌子上,餐桌被我用来堵门了,只好先这样放着。

“早。”女孩向我点点头,从篮子里抽出一根长棍面包递给我,“给你。”

“诶,这么随便那人家的食物不太好吧?”我说。

“你吃还是不吃?”女孩挑了挑眉毛,“我有把交换的东西放在阁楼上了,真是乱操心。”

于是,我接过面包:“你也吃吧。”说着我把手里的面包掰成两段,把长一点的那段递给了她。

女孩接了过去,撕下坚硬外壳里柔软的白色,塞进嘴里嚼了起来。

我实在是饿得不行了,大口大口地撕扯着手里的面包,估计是吃相太狼狈了,女孩瞄了我一眼,我不好意思地放慢了咀嚼的速度,尽量吃得文雅一点。我看着小口小口吃着面包的女孩,突然想起来我没有问过她的名字,努力咽下一大口面包后,我问道:“昨天一直忘记问你了,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女孩停下了手里和嘴里的动作,抬起头来直盯着我的眼睛,静默了好一会儿。

“那个,你要是不想说的话……”

“伊莲。”

“嗯?”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我的名字是伊莲,笨蛋。你可以叫我小莲。”小莲又低下了头,专心致志地吃起手里的面包,不再理我了。

但是我注意到了哦!我努力压下了笑声,我可是看见了她通红的耳垂。哈哈,是害羞了吧!真是一个不够坦率的女孩子。

“我们吃完就回到镇子上吧!”我把最后一口面包塞进了嘴里。

“如果能走得出去的话,你就回去吧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我咽下口里的面包,问道,“我们……这是迷路了吗?”

“你不是知道这个森林里有魔女吗?”小莲奇怪地看着我,“这里可是魔女居住的森林,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走得出去。”

“可是这明明就是很普通的森林啊……”

“哈,好像你走过很多森林似的。”小莲白了我一眼。

小莲执意不肯跟我走,我也只好试着按照印象中昨天走来的路线向森林外走去。早晨的森林还有一些凉意,日光穿透树林,一道道光柱渗下来,偶尔还能听到几声悦耳的鸟叫和树枝摆动的声音。不知在森林里走了多久,我觉得双腿像是被绑上了铁块的,沉得不行,累得直喘气。我跌坐在落叶上,浑身发热,头痛得厉害。

我这是什么了?我大口喘着气,挣扎着想站起来,但是双腿软弱无力。头疼得越来越厉害了,我的视线也开始模糊起来。

不行啊,我可不能晕倒在这里。

这么迷迷糊糊地想着,我逐渐失去了意识。

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了床上了。我试图坐起来,但是浑身都是软绵绵的,使不上力,头也还是疼得厉害。

“你别动啊!”一个金色短发的少女趴在床边,看到我醒了,便向门外大喊了起来,“伊莲姐姐,莱昂哥哥他醒啦!”

她的大喊刺得我头疼得更厉害了,我忍着头疼,环顾四周,分明就是昨晚我睡过的房间。小莲捧着一个木盆进来,她把我头上的毛巾取了下来,浸在木盆的水里,过了一会儿又拿出来,拧干放在我额头上。

“你果然是个笨蛋啊!”小莲似乎生气了,戳着我的脑门说道,“你难道连自己发高烧了都不知道吗?如果不是丽雅把你带了回来,你烧死在森林里都没人知道!”

“可是……”明明我早上起来的时候一点发烧的迹象都没有啊。

“别可是了,你给我好好休息!不许废话!”小莲转头对摸摸站在旁边的金发女孩丽雅说,“这个笨蛋就先拜托你照顾了,我去森林里找找看有没有退烧的草药。”

“交给丽雅吧!”丽雅拍了拍胸脯,咧嘴笑了起来,露出了两排白花花的牙齿。

我只能恨自己的身体怎么这么不争气,还要靠两个女孩子来照顾我。为了不再给她们添麻烦,我只好乖乖躺在床上休息。丽雅告诉了我,她是被遗弃的孤儿,孤儿院院长叫她来森林里摘蘑菇,她只好孤身来到森林里。她在摘蘑菇的时候,遇到了晕倒的我。

“你应该没有见过丽雅吧!”丽雅拨了拨自己齐耳的金色卷发,笑得像城里玩具店橱窗里的娃娃,“丽雅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长大,很少有机会去镇上玩啊。每天都在院里干活或者是学习,真的快把丽雅闷死了。”

“莱昂哥哥你说每年镇子上的集市都有些什么呢?丽雅听说啊,有表演喷火的、吞剑的,还有冰激凌!”

“冰激凌好好吃啊!世界最好吃了,凉丝丝的,又甜得不得了,可是他们都不让丽雅吃,丽雅只能偷偷舔一小口。”

“院长对丽雅超级严格的,一步都不许离开孤儿院,院里的其他小孩也不爱和我玩。”

“好无聊的啊。”

“莱昂哥哥和丽雅说说话嘛,丽雅好久没有和其他人说过这么多话了。”

我勉强睁开眼睛,金发的女孩子瞪着一双亮晶晶的蓝色眼睛看着我,不满地戳了戳我的手臂。我叹了口气,说道:“等我病好了再和你说话好不好?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逛集市。”

“好啊好啊,莱昂哥哥不许反悔哦!”丽雅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,微微下垂的眼角就像新月,“反悔了会被魔女杀死的哦!”

“我们现在就在魔女的森林里呀,你可别乱说话!”我连忙伸手要捂住了她的嘴,“万一被魔女听见就不好了!”

“莱昂哥哥你害怕魔女吗?”丽雅躲开我的手,笑嘻嘻地说,“魔女可能只是普通的女孩子哦,这样哥哥你也怕吗?”

“魔女可是有诅咒的力量的,可不要随便乱招惹魔女啊。”我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,垂下手,好不容易清醒的意识又慢慢地模糊了,身上的烧得一点力气也没有,连所剩无几的清醒意识也被烧了精光,我实在是撑不下去了,阖着眼,在丽雅的絮絮叨叨下渐渐睡着了。

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。我出了一身的汗,身上黏腻得难受,头还是昏昏沉沉的,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。丽雅已经出去了,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,门外传来了小莲和丽雅聊天的声音,但是我头晕得什么也听不清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小莲捧着一个碗进了来。小莲和丽雅合力把我拉了起来,小莲给我灌了一碗药,这味道好熟悉啊,就像以前每次发高烧的时候妈妈给我喂的药的味道。药有些粘稠和苦涩,顺着喉咙黏腻地下滑,似乎渗进了血液里在四肢流动,压得四肢动弹不了的酸软随着弥漫开的血药逐渐退散。睡意又向我涌来,我不知不觉又睡着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,也勉强可以下床了。窗外天色已黑,小莲和丽雅围着烛光在聊天。

“呀,莱昂哥哥你醒啦!”面对着走廊的丽雅先看到了我,向我招手。“快过来快过来!伊莲姐姐在和丽雅讲她在森林里的故事呢!”

小莲背对着走廊,听到丽雅的话,回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径直走进厨房,端出了一碗不知道是要还是食物的东西:“你都躺了一天了,没饿死你还真是运气。”她把碗放在桌上,皱着眉瞪了还愣在原地的我一眼,“还不快过来吃,你这是要我喂你吗?”

我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笑,走了过去,坐在小莲旁边。桌上的碗里盛着深色的液体,在昏暗的烛光下根本看不清这到底是什么。我不禁咽了口口水,在小莲和丽雅的注视下,硬着头皮猛灌了一口深色的液体——没想到味道还不错。

“诶,小莲,这汤是你做的吗?味道不错哦!”我迅速干完了这碗颜色诡异的汤,用手抹了抹嘴巴,“你是用什么熬的汤啊?”

“你不会想知道这汤的原料的。”我竟然在昏暗的光线下,从小莲的眼中看出了高深莫测的神色。我也不敢继续问下去,怕听到些让我反胃的名字。

丽雅继续缠着小莲问这问那的,我掰了一小块桌上篮子里的面包,一边吃一边听她们聊天。小莲对这片森林非常的熟悉,连哪里有什么树住着什么动物都一清二楚,丽雅似乎对于这个森林非常好奇,问了超级多的问题。我也忍不住插嘴问了一句:“小莲,你怎么这么清楚这个森林啊?”

小莲顿了顿,说道:“我从小就经常在森林里玩,不知道才奇怪呢!”

我不禁再次提醒小莲:“这里可是魔女的森林,你一个女孩子不要老是独自呆在这里,很危险啊!镇子上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,回去之后我带你去!”我觉得小莲一定是太过害羞了才不敢在镇子上玩,不然我怎么之前没有在镇子上见过她呢?想到这里,我拉起了她的手:“我们都会很欢迎你来和我们一起玩的,你不用紧张。”

小莲低下头,黑色长发遮住了她的脸,让我看不清她的表情。空气似乎凝固成了果冻一样,把我们闷了起来,不过几秒,那看不见的果冻又被小莲敲碎了:“我有点口渴,我去厨房装杯水。”

“伊莲姐姐,丽雅来帮你装水吧!”丽雅连忙举手,跳下凳子就跑向厨房。

“那个,”我小声地问小莲,“难道你是被镇子上的人欺负了吗?所以才不愿意去镇子里,要独自呆在森林里?”

小莲抬起头,瞪了我一眼,眉头皱得死紧,咬牙切齿地挤出了一句话:“这个跟你没有关系,不要多管闲事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我张嘴正想继续说些什么,丽雅已经捧着木碗跑了出来,小莲也移开了视线,我只好住嘴。

不知不觉,蜡烛快烧到尽头了,小莲和丽雅都开始犯困了,于是我们收拾收拾,把大门堵好了之后,就回房间睡觉去了。

今天晚上,我把大床让给了小莲和丽雅,我睡在小一点的房间里。可能是下午睡太久了,我现在一点也不困,原本还有些头晕的,喝过那个颜色诡异但是味道真的不错的汤之后,现在也不怎么头晕了。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。诶,妈妈她会不会担心我呢?虽然我已经留了纸条,往常有时我也会偷偷跟着捕猎队伍,但是我从来没有离家这么久,都是在被爸爸他们发现我跟在后面之后,就被他们送回去了。而且,爸爸他们从来不会在这片魔女的森林里捕猎的,这次还是第一次,几乎全镇的男人参加了,还是镇长带头的。妈妈说,爸爸他们这次是要完全除掉这片森林里的猛兽,让镇子上的人不再受生命威胁,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片森林里有猛兽啊?可能是最近才出现的吧。诶,这样万一我们遇到了猛兽,我可没办法同时保护小莲和丽雅呀!这可怎么办?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蹑手蹑脚溜到大厅里,想要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护身的武器。

我先摸进了厨房,想找找看有没有刀子什么的,结果只有一些碗碗碟碟,根本没有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。大厅的柜子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,不过奇怪的是,柜子上的相框里的照片不见了踪影。强盗抢劫也不会把照片也带走吧?真是奇怪!

杂物室里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,我本想上阁楼看看,可惜实在是太黑了,我也不想浪费桌上剩下的那一小节蜡烛,我总觉得我不太可能这么快离开这里,节省着蜡烛总不会有什么错。转了一圈,我又回到了房间,房间里比昨天要整洁多了,散乱在地上的书和纸被收了起来,整齐地码在桌子上,乱扔在地上的衣服和瓶瓶罐罐也被整理好,塞在柜子里。看来这一整天,小莲和丽雅是忙活了不少啊,也真是辛苦了。如果不是我恰好生病了,也可以和她们一起收拾收拾。不对,如果不是我恰好生病了,我现在已经带着小莲和丽雅走出森林了。

诶,太不走运了。刚才出去走了两圈我又觉得累了。明明脑子清醒地想着问题,身体却疲惫地不想动弹了。我干脆一卷被子,谁了过去。明天的事情,还是明天再说吧。

 


评论